蔡庆
梁山设计借李固之手把卢俊义弄进死牢后,李固就找到了这位蔡监狱长,准备出50两黄金(买卢俊义一条命。 但蔡监狱长是什么人,李固的手段能瞒过梁中书、却瞒不过他老人家,所以就点明你李总监吞了整个卢氏集团,区区50两就想要我帮你擦屁股,没门!至少要来个10倍,500两黄金才行,李固说没问题,500两就500两。交易谈成,蔡福就让李固第二天来收卢俊义的尸体。看完这段描写,就能知道这条利用职权在监狱里帮人消灾的财路,蔡监狱长肯定用过不止一次。而且从谈交易的老练程度来看,蔡庆是个相当精明的人,在地方上也不是善种。蔡庆这个人同戴宗不同,场面上做事情还是非常上路的,比方说燕青想要给卢总送点饭,蔡福也不为难他。蔡庆对卢俊义应该还是同情的,但生意是生意,如果卢总这条命能给我们蔡监狱长带来500两黄金的收益,那么廉价的同情心就不值几个钱了。水浒中的监狱黑幕重重,当年戴宗戴监狱长就曾扬言过,弄死个把犯人不就像弄死个苍蝇一样轻松嘛。这种生意对蔡监狱长来说风险很小,利润则极大。

蔡庆,北京大名府人(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水浒传》中的蔡庆是蔡福的弟弟,大名府专管牢狱的小押狱,是个有名的刽子手。他生来爱带一枝花,人称一枝花蔡庆。投靠梁山以后,排名第九十五条好汉,在征方腊后返乡为民。

身为押狱的蔡庆,人长得帅气,穿戴非常讲究,茜红色的衣衫描着鸂鶒,茶褐色的衣服绣着木香,衣服的领沿用深黑色滚的边,腰间系一条宽大的浅黄色的衣带,头上小巾佩着光彩取目的金环,鬓边斜插一枝花朵。因他从小就偏爱在头上插一枝花,所以人送绰号一枝花。

人物经历

梁山设计借李固之手把卢俊义弄进死牢后,李固就找到了这位蔡监狱长,准备出50两黄金(买卢俊义一条命。 但蔡监狱长是什么人,李固的手段能瞒过梁中书、却瞒不过他老人家,所以就点明你李总监吞了整个卢氏集团,区区50两就想要我帮你擦屁股,没门!至少要来个10倍,500两黄金才行,李固说没问题,500两就500两。交易谈成,蔡福就让李固第二天来收卢俊义的尸体。看完这段描写,就能知道这条利用职权在监狱里帮人消灾的财路,蔡监狱长肯定用过不止一次。而且从谈交易的老练程度来看,蔡庆是个相当精明的人,在地方上也不是善种。蔡庆这个人同戴宗不同,场面上做事情还是非常上路的,比方说燕青想要给卢总送点饭,蔡福也不为难他。

蔡庆对卢俊义应该还是同情的,但生意是生意,如果卢总这条命能给我们蔡监狱长带来500两黄金的收益,那么廉价的同情心就不值几个钱了。水浒中的监狱黑幕重重,当年戴宗戴监狱长就曾扬言过,弄死个把犯人不就像弄死个苍蝇一样轻松嘛。这种生意对蔡监狱长来说风险很小,利润则极大。

不料一件意外的事情却把蔡监狱长搞被动了。就当蔡监狱长同李固谈拢后不久,梁山的柴进就找上门来。梁山弄卢俊义进大狱的目的,就是要把他再救出来、弄进组织。柴老大也不废话,表明身份,然后一出手就是1000两黄金(感觉好像是梁山事先知道李固同蔡庆的交易价格似的)拍在桌上,让蔡庆留卢俊义一命,然后话里软中带硬地告诉蔡庆:如是留得卢员外性命在世,佛眼相看,不忘大德;但有半点儿差错,兵临城下,将至濠边,无贤无愚,无老无幼,打破城池,尽皆斩首。意思是你蔡监狱长好自为之,卢总若有个三长两短,梁山肯定是不会放过你的。梁山这一招很狠,威逼加上利诱,蔡庆一个小官僚当然压力很大。柴进的话相当有分量,水浒上说蔡庆当场就“吓得一身冷汗,半晌答应不的”。蔡庆并不是傻子,回家同哥哥蔡福一商量,简单一个利益算计,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且不说梁山给的价钱是李固的两倍,得罪梁山这个全国性的强大黑帮,就算有命拿李固的钱,也没命来花这笔钱。何况蔡庆一个小小的监狱长,要是敢不收梁山的钱,灾难可能就在眼前,所以不妨卖梁山一个交情,就用梁山这笔钱来向梁中书和负责本案的张检察长那里买卢俊义的一条命。由此可以看出蔡庆是相当懂得审时度势的一个人,做事也非常理性。但这么一来,蔡庆也就同梁山绑在一条船上了。上面这一段非常精彩,如果把人物全换成现代人的话,是个非常经典的黑社会电影的桥断。

人物形象

押狱丛中称蔡庆,眉浓眼大性刚强。茜红衫上描正气,茶褐衣里绣木香。曲曲领沿深染皂,飘飘博带浅涂黄。金环灿烂头巾小,一朵花枝插鬓旁。

主要事迹

梁山第94位好汉蔡福之弟,与蔡福同称追魂夺命二使。上梁山后,专司行刑。

蔡庆,北京大名府人(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是蔡福的弟弟,大名府专管牢狱的小押狱,有名的刽子手。他生来爱带一枝花,人称“一枝花蔡庆”。因与哥哥蔡福帮助过卢俊义宋江率兵打败大名府后,兄弟俩归顺了梁山。在梁山,蔡庆重操旧业,做了梁山行刑刽子手,排梁山好汉第九十五位。征方腊后返乡为民。

人物排名

蔡庆上了梁山后,地位很低,排名仅为第95位,职司是行刑刽子手。这个位子在其他地方可能还有点重要,但在梁山绝对是个摆设,试想梁山好汉们号称同生共死,就算犯了伤天害理的事,难道还能真的杀了不成?顶多也就是宋江教训两句、下不为例而已。蔡庆却是上梁山前地方官员中担任过公职最高的好汉。梁山共有三名州府一级的监狱长,分别是江州的戴宗、蓟州的杨雄、北京大名府的蔡庆。明显作为省级行政单位的大名府的地位要高于江州和蓟州。所以蔡庆的地位,要高于戴、杨两人。而戴、杨两人一个排名第20,另一个排名第32,蔡庆的第95显然不符合梁山排名重出身的惯例。从前面的描述来看,蔡庆也算个精明强干、知进知退的人,本人又是卢俊义派系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本人曾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读到水浒中的一个细节才恍然大悟。当梁山打破大名府时,纵火屠城。好汉们看到这个花花世界,犹如恶狼进入羊群,肆意烧杀抢掠,大发横财。这时我们的蔡监狱长看到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遭到如此荼毒,于心不忍,善良的同情心终于战胜了明哲保身的心理,劝说卢俊义:“大官人,可救一城百姓,休教残害”。卢俊义出面,梁山多少要给这位内定的未来二哥点面子,所以屠杀劫掠被吴用制止,这时已经“城中将及损伤一半”,平民死了五千多人。蔡庆这一念善举虽救了半个北京城,但却不知挡了多少梁山好汉和小喽罗们的财路,所以上梁山后的处境也就可想而知了。宋老大和卢二哥也不能犯众怒啊!

蔡庆最终结局

“一枝花”听上去好像是在说一个美女,毕竟什么“村上一枝花”,“班上一枝花”耳熟能详。但是本文所说的“一枝花”,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男人,一个古代男人。

古代的确有簪花的男人,特别是在宋代,男人往自己头上戴一朵花,基本上已经成为时尚了。宋代诗人杨万里有诗云:“春色何须羯鼓催,君王元日领春回。牡丹芍药蔷薇朵,都向千官帽上开。”

上至官员,下到老百姓都爱簪花,不仅如此就连皇帝都爱这一一套。史料记载,宋朝皇帝出行的时候,都是“御裹小帽,簪花,乘马”。更夸张的是,到了宋徽宗时期,他还给簪花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则。规定自己的亲卫要戴翠叶金花,代表着可以自由进出大内的权力。皇帝等重量级人物生辰,以及接待外宾之时要戴绢帛花。国宴戴罗帛花,小宴则用滴粉缕金花。

《东京梦华录》记:“游人如织,子弟多有簪花者。彼女子争睹围观者众,有甚者,窃羡之,低蛾眉,其状若狂。”足可见男子簪花,在当时有多么的流行的。

《水浒传》的故事发生在宋朝,因此梁山一百零八个好汉中,许多的人物插图,头上都是戴有花的。比如说燕青,再比如说武松。但是因为这事儿,被叫做“一枝花”的就只有蔡庆一人。蔡庆为什么得了这么一个绰号,就是因为他生来爱带一枝花。

“一枝花”蔡庆是蔡福的弟弟,与自己的哥哥一样,在北京大名府监狱中当押狱,平时的时候还兼职刽子手。

卢俊义被自己的妻子贾氏联合管家李固陷入下狱之后,蔡庆两兄弟受贾氏和李固之请,收五百两将卢俊义暗地里处置了。但是后来柴进宋江之命,找到了蔡庆两兄弟,给了他们两兄弟,让他们保住卢俊义性命。一通威逼利诱之下,两人果断选择了护住卢俊义

后来梁山军攻打大名府,卢俊义得救,卢俊义感恩蔡庆两兄弟的帮助,最后蔡庆和哥哥蔡福卢俊义一道上了梁山,成为卢俊义一系之人。在梁山,蔡庆重操旧业,做了梁山行刑刽子手,排梁山好汉第九十五位。

宋江接受朝廷招安,梁山军奉命征讨辽国、田虎、王庆、方腊,蔡庆的哥哥蔡福方腊之战中阵亡,蔡庆却活了下来,后来选择回到家乡,平凡的过完了自己的一生。

蔡庆与自己的哥哥一样,是一个贪财之人。贾氏和李固最开始没给他五百两,他不同意,一直到给他五百两才应下此事。

同时蔡庆还是一个很能见机行事之人。这边收了贾氏和李固的钱,但是那边梁山也给了钱来,还是一千两。从金钱上看,选择梁山。最重要的是,若是不听从梁山的,最后结局只有一个,被梁山军灭口。所以他明智的选择了保护卢俊义,在两兄弟精心呵护之下,卢俊义过的很好。

蔡庆两兄弟还是一个仁慈之人,正是因为他们的行动,最后才保住了被梁山军摧残的大名府百姓。